【情感】回忆~~安徽三界小公鸡,张百牛村的牛花,小寺王寡妇女儿….


三界,安徽某地最不起眼的小地方,相对落后的地域建设,还未成形的信息化网络,没有大型的商厦和高楼,居民以农耕养殖为主。

这么个小地方,却被无数军人“魂牵梦绕”:贾坎小丽家的洗澡堂,阿贵家的土鸡蛋,“三界之王”的电子产品,老王家的“龙凤汤”……

数也数不清的回忆,处处沉淀着战友情、军民谊,留存着一辈子都难以忘却的记忆。

网友大海听到三界这个地名感慨说:“20天没有洗澡,每天3小时的睡眠!晚上下雨躲在车下睡觉!为了隐蔽,早上吃昨天晚上做好的饭!挖战壕,拿镐刨,一米战壕挖断四把锹,这是三界给我的记忆!”

十年,二十年过去了,无数战友还在追问着:“在三界的战友你们还好吗?十几年了,今年想去三界看你们。”

老兵,三界依然风沙漫漫,三界依久烈阳灼灼,但是军人淬火成钢的劲头还在,三界的泥土必然还会留下军人的足迹。

战友们,来看看吧,这里还是你们梦中的三界吗?

泥土,湿润,刚下过雨的小湾,过脚面的浮土被坦克挤出一道道供人行走的小路。

这里装备的修理间,更是军人采集生活物资的地方,冬天驻训的战士们能喝上口热水,全靠着眼前这片松树林。

网友欧三留言说:“夏季的三界,黄沙满天,酷暑难当,灰尘遮住了我的视线,但没有阻止前进的步伐。”

七月的观礼台更是如此,被太阳晒到发烫的灰尘,坦克通过卷起的沙墙,一望无际的林海,还有老乡家的小公鸡,汇聚成了酸甜苦辣,让人舌尖可以不断回味。

三界小路,临近某炮兵团的地方,开阔的地域是榴炮部队的练兵场。

下午,山里夜色蒙蒙,呼啸的炮弹从未停歇,炮管像烧红了的烙铁,车内的高温仿佛就快让人窒息。

夜色深了,拖着疲惫身躯的战士们,最惦记的不是老刘家的香瓜,而是早上晒的水。因为洗一次澡,太困难了!

小洪山,一个不能称之为山的土丘,因为地域起伏不平,成了工兵理想的架桥地域。

正午,高温达38度,机械化桥被晒的发烫,桥与桥之间需要用黄油润滑,战士们爬在桥面上用手一点点去抹。

结束上午的训练,战士静坐在松树下,吃了个苹果,扭头看着战友,心中对苦累早已无畏了。

  

新观礼台,大的通信塔,陌生的高地,每个地方都能看到迷彩攒动。

从贾坎徒步到观礼台,从观礼台到草庙王,再从草庙王到乌龟岭,这些生僻地名并非旅游景点,但是那里的每一寸土地,每一处树林,都有军人挥洒汗水,沾染泥土的地方。

大湾砖瓦房,小山后的茅草屋,鱼儿窜动的池塘,山坡的简易训练场,通信兵训练的电线杆,过了好多年,这里还是老样子。

到了下午体能训练时,这条遍布坡道的地方独得战士钟爱,因为这里少有灰尘,坡顶小店家的冰水可是下午训练最好的奖励。

贾坎,上章,胖哥家的小店,小丽家的简易澡堂,会做菜的西小院阿姨,这些都是美食的记忆。

这些纵然难忘,夜间站的岗,帐篷里彻夜常明的灯光,大通铺上战友的鼾声,汗水与脚臭味融合的气味,彻夜不眠的燥热,都是经久难忘的事情。

初春、仲夏、深冬,三界就这3个季节让军人难以忘却。

初春时节,城区已经有了春天的气息,三界却依旧滴水成冰,湿润的水气会打湿军人盖在身上的被子。

仲夏时节,三界万里无云,毒辣的太阳仿佛跟着你,空气中弥漫着灰尘,仿佛整个天都变黄了。

深冬时节,哈气成冰说的不夸张,土路被冻的生硬,放在帐篷内的水一半会被冻住。

网友袁伟说:“那一年,我们在三界,晴天一身灰,雨天一身泥。睡过车底,河里洗过澡,喝过龙凤汤……”

是啊!汗水融合着荣誉,抛弃享受,冲破极限,忍耐折磨,吃顿小公鸡,庆功时喝口老明光,无论是当时,还是如今都应是开心的事情。

  

三界的灰尘,三界的泥巴,三界的金玉米,三界的老明光,点点滴滴汇聚成画面,不由地让人泪眼婆娑。

有位老兵说:“想回家看看了,30多年了,不知道部队认不认我了,我是水陆坦克老兵,听说老三营还在,想到老九连走走。”

三十余载,不变的是战友深情,不曾改变的是拼搏的记忆,如果你有合影,拿出来比对着看看,三界还是老样子吗?

三界,未变的记忆

雨夜中摸黑抢修帐篷,

突破极限的十公里跑,

大通铺战友的呼噜声,

磨破手皮的白色水桶,

岱山最高处那根红旗,

无数被割破皮的松树,

像碉堡一样的观礼台,

甘甜可口的带沙西瓜,

麻辣可口的小公鸡,

不变的三界梦,

融合着太多的荣誉,

夹杂着太多的辛酸,

这里是三界,

军人通向战场的地方。

作者 | 肖雨轩、黄小钳、王飞

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