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老公亲热的时候,却发现婆婆在门口偷听…


▼01   以前见过?

“解开bra,转个圈!”坐在了大班椅上的男人,冷酷无情的说道。

墨初愕然的看着这个男人,她在他的总裁办公室等了半个钟,就等到了这句话!

“权总,我想您搞错了!”墨初有些生气了。

权帝琛这时从文件里抬头,看着站在他高级黑色办公桌前的女人。

一身米色的套装,配着一个红边框的眼镜,干练清爽的职场丽人形象。

“墨初,18岁,应征胸模!”权帝琛将资料抽出来,丢了过来。

墨初的心里一阵骇然,她怎么可能才18岁?她哪里是来应征胸模的?

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

但马上,她就明白过来,江湖传闻,权家老爷子要为长孙权帝琛征婚,天长地久婚庆公司想拿到独家征婚资料,才这样出卖了她!

她立即拿出自己的工作牌:“权总,我是天长地久婚庆公司的职员墨初,希望能为权总的人生大事服务。”

权帝琛的唇角扬起了一个讽刺的笑容来,他并不言语,只是将目光落在了她的美胸上。

米色的套装,黑色的内衬,包裹着她的柔美,看上去很饱满。

墨初有一种被他看透的感觉,她垂落在身侧的小手,微微的握紧。

他俊美绝伦的脸上,刀刻着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!

她怎么对他的脸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!

忽然,“轰”一下……

她的儿子,为什么长得像他?

难道……六年前,那一晚的男人是他?

墨初的心有些凌乱,此时,她听到了他在说:“墨小姐为了工作,花样还真是别出心裁!既然是想拿到独家征婚的代理权,怎么不开始?”

墨初立即镇定下来,她微笑道:“权总,我给您介绍一下,权总会是我们公司最尊贵的VIP客户,拥有绝对挑选的权利,全球的适龄女子,只要您能看中,我们都会百分之一百二十的诚意为您……”

“墨小姐是打算用嘴来说服我?”权帝琛性感的薄唇微勾,他冷漠的打断了她的话。

墨初依然是带着浅浅的微笑:“权总现在都可以亲自去参观我们公司,我们以实际行动为权总服务。”

这时,权帝琛站起身来,身形高大伟岸,唇角勾起嘲讽的弧度。

他绕过黑色办公桌,走向了墨初。

墨初微微侧身,和他面对着面。

身高的天然优势,他给她一种压迫之至的感觉。

权帝琛犀利如鹰隼的目光直视着她:“我以为墨小姐用胸说服我!”

“权总堂堂大总裁,这般欺人太甚!”墨初的双眸染上了愤怒的火光。

她再想拿到这份代理权,也不会出卖自己的身体的。

权帝琛居高临下的凝视着她,她由于生气,小脸涨得通红,一双水眸波光潋滟。

气氛,安静得可怕。

墨初还感觉到了几分诡异。

她受不了他的压迫感,后退了一步,清了清嗓子道:“权总,那份应征表不是我亲自填的,如果让权总误会,我道歉。”

她说完,转身就往外走去。

权帝琛看着她如白杨般坚强的背影,消失在了门口,他的双眸瞬间深邃无比。

“墨小姐,我们以前见过?”他语声磁性十足,非常好听。

▼02   他凶猛如虎

权帝琛,S市指手遮天的大人物,他领导下的行业涉及电子通讯、地产、金融、服装、影视、医疗,在全球亦是屈指可数的最年轻的企业家。

这样一个风靡全球的男神,他说,他们见过?

墨初的心里“咯噔”了一下,记忆排山倒海汹涌而来。

那一晚,他们两个,都要将对方燃烧殆尽……

墨初的的身体瞬间僵硬,她依然记得那个男人凶猛如虎的力气,几乎要将她单薄的身躯给撞飞出去。

她不能完全确定是他,但也不能完全否认!

“六年前,墨小姐。”权帝琛看似好心的提醒着她。

忽然,她纤细的手臂被他的大掌握住!

墨初只觉得整个身体都在带电似的,他的指腹,有着一层薄薄的茧,她曾记得,那层薄茧,那一晚在她的肌肤上,留下了多少烙印。

她用尽了力气想抽出手来,无奈男女的力气,天生就是不平等。

她气、急、怒,但毫无办法!

这个深沉无比的腹黑男人,却只是扬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,居高临下压迫之至的凝视着她。

“权总,请自重!”墨初冷声道。

权帝琛这时将目光落在了她手腕上的手表,那是一只男式手表,和她纤细无骨的手腕,极不相搭。

“高考那天,你曾问过我时间。”他在将她气得快要崩溃时,才道出从前。

墨初:“……”

那一天,她的电子表被墨招弟故意扔进了水里,她急匆匆的往考场赶去,又忘记带准考证。

她看到有一部车停在一旁,上前去问几点了。

他将手上的一块钻石手表给了她,也让她的高考,考出非常优异的成绩。

她一直认为那是一块幸运表,但没有想到,竟然是他!

手表的背后,刻着三个英文字母:QDC,原来是权帝琛名字的第一个字母。

权帝琛薄唇微扬,调侃着她:“墨小姐十二岁就参加高考,小才女!”

“谢谢!”墨初马上要将价值不菲的钻石手表还给他!

权帝琛的脸色一冷,他送出去的东西,岂是会再要回来!

此时,墨初的手机响起来,她赶忙道:“权总,不好意思,我先接电话。”

“是!我马上过去!”墨初挂了电话,难掩落寞之色。

但很快,她就恢复了镇定,望着权帝琛微笑道:“多谢权总的幸运手表,改日我请权总吃饭。”

“择日不如撞日,就现在!”权帝琛说道,“现在就是午餐时间。”

墨初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:“我妈妈让我现在去相亲!”

“相亲?”权帝琛深邃的双眸微微一眯,带着某种危险的色彩,“一起去!”

墨初:“……”

墨初只好和他一起走出了帝都大厦,来到了不远处的星巴克咖啡馆。

权帝琛有生意上的电话进来,他站在门外和对方谈判,“上百亿的投资而已,紧张什么?”

墨初无意去听,她先走进去,却是被迎面而来的一个女人嘲讽:“表姐,我已经给你看过今天相亲的男人,年过四十,是个鳏夫,秃顶,面黑,大肚腩,非常适合你……记得带着他来参加我的婚礼!”

▼03   相亲

有些人总是喜欢用别人过的不幸福,来衬托自己过得非常幸福。

比如,苏珊就是这样的人!

苏珊一身香奈儿的妆扮,浑身上下充满珠光宝气的感觉。

苏珊讽刺完了墨初,还不忘记对自己的姑妈也讽刺一番,她悄声在陈真瑶的耳边道:“姑妈,对于一个十八岁未婚先孕的养女,你可别交付太多的心思,不过,姑妈真的好有眼光,那个男人和我表姐,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!我先走了,记得这个周末一起来喝我的喜酒!”

当苏珊得意的离开之后,陈真瑶以厌恶的目光看着墨初,用极低的声音训斥:“今天相亲的事情,别给我搞砸了,当初你要是没有未婚先孕,司伟帆也不会被苏珊抢走,养了你这么多年,不仅是不会报恩,反而给我们脸上抹黑!”

陈真瑶一边骂着她,一边将墨初拉到了9号桌。

“张总,这是我们墨初!”陈真谣热情的介绍道,她一边指着墨初的身体部位,“你看,臀大,容易生很多儿子,匈大,好喂养儿子,现在母乳最营养,至于长腿细腰,张总,这样的女人韵味可是无穷……”

“妈……”墨初皱着眉,养母将她这样推销出去,为了巴结张盛松,她像是一个毫无尊严的娃娃,任人指点和参观。

陈真瑶使劲的一掐她的手臂,笑着对张盛松说道:“你看,她声音也好听,叫起来保证让张总快乐上天!”

张盛松对墨初还是满意,这女人漂亮,身材好,他递给陈真瑶一张支票:“我先和她相处。”

陈真瑶看着支票上面是十万元,开心的道:“张总,随便你们怎么相处,最好啊,是早点能让张总抱儿子……”

当陈真瑶像是一只火鸡离开后,墨初坐在了张盛松的对面。

她还没有来得及松一口气时,就感觉到了有一只大手落在了她的膝盖上,她心生厌恶,起身就走!

“想走?”张盛松拦住了她,“你不过是我十万元钱买来的,高傲什么?信不信我将你摁在这里?”

“张总也是生意场上的光鲜亮丽的大人物了,你在这里做有辱面子的事情?”墨初反唇相讥。

这一句话,倒是提醒了张盛松,他一手拉着墨初就往外走,“去酒店,老子今天不好好的教教你,老子不姓张!”

墨初挣扎不开张盛松的大手,他一路钳制着她走出咖啡馆,将她往附近的酒店拉去。

墨初左看右看,焦急的找寻着权帝琛的身影。

可是,这个男人这会怎么不见了!

墨初被张盛松拖进了电梯,她对服务员求救:“救我……”

“这是我的女人!”张盛松恶言相向,“所有的人都给我滚远点!”

服务员怕丢了工作,只好马上离开。

张盛松将墨初拉进了房间里!

墨初知道,现在的她求救无门,能救她的,只有她自己!

她随手抄起桌上的花瓶,毫不留情的朝张盛松的头上砸去!

“砰”一声响!

他的脑袋血水四溅,张盛松慢慢的倒在了地上,他瞪大眼睛:“臭丫头,我不会放过……你……”

墨初看到心惊胆颤。

此时,门被外面的人重重的一脚踹开来…

未完

权帝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他会对惊慌无助的墨初做什么呢?

由于篇幅限制,本次只能发到这里啦,

点击下方【阅读原文】,后续剧情高潮不断!

阅读原文

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